動聽free聽書網 > 詭妻一枚 > 第六百零九章 師兄
詭妻一枚有聲小說,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!
老者的話讓我們震驚不已,從宛如的神色上來看,他也不知道老者的事情,因為他的震驚和我一樣多。

    我完全無法理解,這些時間以來,我們經歷的都是些什么,為什么一樣比一樣讓我難以接受?

    不過換句話說回來,這也不是不可能,畢竟異能這種東西都有,宛如這樣也的人也有,我這樣的人更是匪夷所思的出現,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?

    見到我們的震驚,老者笑了笑道:“不要奇怪,吳天老祖神通廣大,他早就知道會有今天這個模樣了,我在凡間雖然等了三千年,但我相信,我的責任不單單是為了等你?!?br />
    “最近天空出現了異樣,應該是反神者的手筆,他們打破壁障下來,可能是為了你的靈珠?!?br />
    “紀航,在上界的時候,你就煉制了三十六顆靈珠,那是你的第一套親自煉制的法器,當時我還玩笑的說過,你是怕將來兩界分開嗎?為何煉制這種中看不中用的法器?”

    “因為那法器在仙界完全無用,只能用來打穿虛空,鞏固虛空通道的強度?!?br />
    “當時你說,我也不知道是為什么,不過隨著心中所想將法器練成,至于兩界是否會分開,你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原本是一些隨意間說的話,沒想到沒過多久,兩界就真的分開了,直至一千多年前,靈珠突然下世,因為之前即便兩界分開,但是西神河哪里還是能出能進的,凡間的能量也會源源不斷的進入仙界,我被貶下來,并未覺得冤枉,靈珠下世后,我才知道,也許上面真的很嚴峻了,對于等你的到來,我更加的希望能早點?!?br />
    “沒想到你在靈珠之后的一千多年才來到我面前,我想上面的情況一定很糟糕了吧!”

    他說的這些我無法回答,倒是宛如道:“當初師尊選定下界之人并不是紀航,而是紀環?!?br />
    “那時候我們都不知道紀環一直和表面不一樣,不但有野心,他也是反神者的頭目,這件事也許師尊知道,但是我們都被蒙在鼓里,紀航是被紀環偷襲,魂飛魄散,最后師尊不得已只好將他送來凡間的?!?br />
    “師兄,既然你就在這里,不如跟我們走吧,有你在身邊,出了什么事,我們也好有個商量的對象?!?br />
    老人聽了這話后,搖頭笑了笑,說道:“不要叫我師兄了,如果師尊他老人家原諒了我的過錯,我的神力恢復過來,那么我可要幫你們,但是現在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想師尊會的,你比我們早兩千年來到地球,說不定并非只是為了等紀航,”宛如道。

    老者笑了笑:“是啊,靈珠下世之后,落在什么地方,經歷了什么我都知道,這一世我收了三個徒弟,我這一雙腿就是大徒弟陳老幺打殘的,他知道了靈珠的下落,也從我這里學了不少東西,不過那個逆徒不學上進,什么都只學了皮毛,另外兩個徒弟你們應該知道一些,一個是梁華強,一個是姚崇民,不過他們兩個都只是拜我為師,并沒留在門下,只有陳老幺一直守著我?!?br />
    聞言我一愣,急忙問道:“梁華強,可是華南省的那個梁華強?還有姚崇民,是西面回星軌之術的那個?”

    “嗯,看來你們已經見過了,我讓他們不得在外面提起我的名字,因為這兩個人修煉不同的道術,他們本家族也是道門大家,拜我為師,不過是為了想要精進而已?!?br />
    “何止是見過啊,”我淡淡的笑著道。

    沒想到梁老和姚老盡然算是我的師侄,這到哪里說理去。

    最后老人將一個黃色的布包交給我,里面是三道神符,雖然過去了幾千年的時間,但是這三道神符卻是金光萬丈,神力強大,老人讓我用自己的鮮血點燃神符。

    這話讓我傻了半天,神符是紙畫的,雖然不同于我平時使用的紙,可是鮮血真的能點繞嗎?

    宛如卻是看著我點了點頭,而我只好推著老人走了出來,就在院子里咬破中指,滴血落在神符之上。

    血珠緩緩從指間落下,滴在其中一張神符之上,只見那神符突然爆射出金光,直沖云霄,這一幕嚇得我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不過片刻后,那金光就落了下來,從老者頭頂灌入,他身上的衣服和肌膚都在瞬間之后變成了金色,只有那白色的眼珠依舊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的神力解封了!”

    老者哈哈大笑,只聽他的腿骨發出咯吱的響聲,之后便是站了起來,不過那金光灌頂,在消失之后,盡然在老者的額頭留下的一個封字,之后緩緩隱入其中。

    老者一陣詫異,抬手看了看,最后苦笑道:“原來解封之后,還是只給了我三分之一的實力,其余的依舊要封在身體里?!?br />
    聞言宛如笑著道:“師兄就知足吧,這個世界什么東西都很脆弱,要是的神力全在的話,到時候打起來,你會毀了地球的,三分之一已經多了?!?br />
    聞言老者一愣,之后釋然的點頭:‘我倒是忘了這是哪里了?!?br />
    說話間抬手摸了一下下巴,眉頭一皺道:“模樣還沒有變回來嗎?我的戰衣也沒有,紀航,你快看看剩下兩張神符之中封了什么?!?br />
    我震驚不已,悄悄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發現很痛,證明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現在老者這么說,我看了看手中的兩張神符,之后再度將血液滴入其中一張。

    只見這張神符化為一抹流光,對著那被撕裂的虛空黑縫而去,很快就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宛如和老者的神情在這一刻變得認真了起來,目光之中都是尊敬,老者道:“是師尊的神念,此刻放出,他老人家很快就知道你們相認了?!?br />
    說話間我已經開始在第三張神符上滴血了,這也是最后一張。

    鮮血緩緩落在神符上,那神符沒有飛起,也沒有燃燒,而是釋放出強大的金光,之后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金光對著老者飛去,他身上的破爛衣衫漸漸出現變化,隨后形成一身戰甲。

    戰甲是金色,光芒耀眼,片刻后,那戰甲就像隱身了一樣,融入老者的身體中,在緩緩吐出一縷青光,老者身上變成了一身現代化青衣,有些相似中山服,很是合體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就連他的白眼和滿臉皺紋都消失了,亂糟糟的頭發也是變成了青絲,之后慢慢消失,形成了板寸平頭。

    “呀,師兄,你的模樣也變了,和原來一樣呢!”宛如驚呼一聲,眼中出現一絲光彩,讓我的心里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聞言他抬起手來摸了摸臉,之后開心不已。

    宛如在一邊笑得很歡快,完全沒有留意我有些不爽的小眼神。

    我偏著頭打量著這個突然多出來的師兄,在看看宛如,臉色漆黑,想要說什么,卻是覺得這一幕很正常,宛如看師兄的目光并沒有那啥,而是單純的對兄長的喜悅。

    男子見到的眼神,他搖了搖頭,白了宛如一眼,“你不要這么看著我了,以前這樣,現在也這樣,師弟會殺了我的?!?br />
    老者對宛如有些小怨念的道。

    不,他現在已經不是老者了,而是變成了一個青年模樣,長相還可以,標準的美男型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,師兄,我們還和以前一樣,一起修煉,一起玩耍!”宛如笑著道。

    這話一出,我的腦海里就忽然出現一道閃電,之后便是一些零散記憶。

    里面似乎有我有宛如,還有一個長發青年,帶著我們修煉和玩耍。

    不過那青年明明知道我和宛如有婚約在身,但是每一次宛如邀請他都會馬陪她。

    而我每一次都是氣呼呼的去把宛如搶回來,之后宛如高興得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

    我捂著腦袋蹲了下去,這段記憶很少,可也讓我頭痛欲裂。

    似乎這副身體太過孱弱,大腦強度無法讓我容下過多的記憶一樣,一些零碎的記憶碎片也能讓我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記憶中的那個青年不是別人,而是眼前的青年,宛如口中的師兄。

    他也是繼宛如之后,第一個出現在我腦海中的人。

    其它的就算有,也完全看不清楚,不知道是誰。

    “紀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師弟,還好嗎?”

    他們兩個幾乎同時發現我的情況,頓時關切的上前詢問。

    宛如扶著我,眼中都是焦急和心疼。

    緩了好一會兒,我才慢慢的開口道:“沒事,只是剛才突然出現一些記憶碎片,讓我感覺頭痛,我沒事?!?br />
    “這種情況多嗎?”老者問道。

    不,不對,是師兄!

    我點了點頭,至于宛如和他的事情我不會去生氣,不知道為什么,反正就是覺得他們不會背叛我。

    “最近經常出現這種情況,但是每一次都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是誰,這次倒是怪了,我的記憶碎片中有你!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他們兩個就對視一眼,眼中都有擔憂,師兄走過來和宛如一起將我送回洞中休息,我恢復過來之后,也和他們說起了話來。

    這個青年原來叫做幽夜,掌管天界八百里的聚仙池,不允許有人隨意外出和亂闖。

    他也是我們師傅的第七弟子,我是第八,宛如第九,契合九數之級極,正好是個玄門周天。

    具他和宛如描述,師尊的弟子九個,人人都有著不錯的修為和地位。

    師尊也是最疼我和宛如的,有什么好東西都會拿給我們,不然也不會有混沌神爐的事情發生,說不定我和宛如都還和以前一樣,過著快樂的日子。

    人間也不會這樣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這兩界的分開和我還真的有關系。

    要不是當初我大意了,多看一眼那燈盞,也不至于被區區一個下人偷走,現在的一切將會改變。

    我們就不需要像現在這樣,忙前忙后的擔憂著,還要防備敵人的突襲了。
篮球胜分差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