動聽free聽書網 > 詭妻一枚 > 第六百一十章 乞靈山之遇
詭妻一枚有聲小說,動聽free聽書網在線收聽!
夜空繁星閃閃,明月當空,乞靈山上安靜得出奇。

    山風輕輕的吹來,帶著一絲涼爽之意,夜晚蟲鳴啾啾,讓人有種心曠神怡之感。

    現今的社會變了,雖然是現代的大城市,但是暗地里異能者卻是主宰者,山中的安逸寧靜讓人向往,我們三個在洞中說話,已經忘了時間。

    不過大多數的時候都是他們在說,我在聽,因為我完全沒有這方面的記憶,聽到好奇之處,問上一兩句,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宛如和幽夜說的都是我們的過去種種,從我和宛如還是少年的時候就說起,也說了龍坤龍語的來歷。

    原來宛如并非神族之人,她也是凡人修仙。

    曾經她是人類中的一個普通少女,因為長相,被她所在那個地方的人奉為圣女,仙女下凡,人間尤物。

    圣女地位崇高,但卻不予許他有個人情感,宛如十二歲之后的生活都是在一座廟宇之中度過的。

    直到十五歲那年,人類皇帝祭天,她忍不住好奇,偷偷溜了出來看熱鬧,卻被皇帝看中帶會皇宮,打算據為己有。

    宛如崇尚修仙,對于人類的情感沒有興趣,那個時候人間流傳的是,仙人都是獨來獨往,沒有情愛一說,所以為了修仙能成,宛如發誓終身不嫁。

    然而皇帝掌管人類的天下,他怎么可能允許自己的看上的女人修仙呢?所以就用強硬手段帶走宛如,封為秦貴人。

    皇帝見她美貌,并沒有強迫,每當他忍無可忍,想要強行下手的時候,宛如都會以死相逼,最終保得自身清白。

    但是帝王的耐心可不是無限的,一年多的時間,秦貴人都沒有能讓皇帝碰一下,皇帝的耐心也被磨光了,命人將宛如帶到自己的寢宮,準備強行占有。

    然而宛如心知再也無法保證自己清白,在前往皇帝寢宮的時候,乘那些宮人們不備,對著后宮一處方向逃去,一邊奔跑,她一邊哭,從太后寢宮經過的時候,哭聲驚動了太后供奉的天神,那天神睜眼看了一下,頓時被宛如的模樣震驚,故而違背規矩,出手幫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從此宛如逃出了皇宮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皇帝為了尋她,幾乎將整個天下翻遍,然而宛如如同人間蒸發一般。

    幫助宛如的天神也有私心,如此人間尤物,他也心生愛慕,但是宛如一心求道,并沒有男女之愛的心思。

    故此天神給她解釋,仙界并非不能有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但是宛如不信,她認為天神為了得到自己,編出這樣的謊言欺騙。

    為了不再一次被困,宛如離開了天神為她安排的修煉之地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的宛如十六歲,而我在仙界也和她一樣的年紀,大也沒大多少。

    宛如逃走的當時,正是我前往吳天老祖門下拜師之日,她一人獨自來到當時的撐天柱之下,在哪里哭得撕心裂肺,生出想死之心。

    因為人間帝王掘地三尺勢必要找到她,在人類之中她沒有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仙界天神也在尋她,想要保護自己的清白談何容易?

    故此宛如到了天柱之下,哭喊不已,之后打算撞柱而亡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吳天老祖雖然已經超脫三界,但是每一次開壇講法都是在天柱頂端設下香爐。

    在人間那是擎天柱,在天界哪里就是西神天河,也就是兩界唯一相連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的哭聲順著天柱來到了仙界,而我當日正好前往拜師,自然也聽到了。

    我們都被這聲音驚動,老祖,也就是我的師尊撥開云頭看了下來,卻見月老給我的姻緣線順著云頭落下,最后纏住宛如的腳脖子,無論如何都拉扯不回,還越纏越緊。

    在天界,我是神將之后,姻緣都不是月老做主,他只能給我們紅線,讓我們自己尋找另一半。

    而我們的紅線特殊,無需我自己去尋找,紅線就會找到最為適合的伴侶。

    所以老祖見到的紅線落入凡間,盡然纏繞在那個哭天喊地的女子腳上,他面上帶著淡淡的笑意,掐指一算,隨后抬手打出一道金色光芒,飛入神龍族領地。

    當時的神龍族族長急速趕來,不知老祖對他說了什么,神龍族族長就下界將宛如帶了回來。

    從此龍族就多了一個人類,被神龍之主收為義女。

    神龍族世世代代都是我們家族的戰獸,龍坤龍語也在那個時候從神龍族挑選而來,專門跟在我和宛如身邊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都叫我和宛如少爺小姐。

    宛如去到神龍族之后,在我拜老祖為師的時候,老祖說了,要給我定一門親事,如果答應,他就收我,不答應就算了。

    我一陣詫異,當時我的父親并沒有反對,因為老祖的地位很高,他親自指定的姻緣沒有人反對得了。

    即變在當時我有些不愿,但還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拜師之后的第三天,宛如被送來了師尊所在之地,那是我第二次見到宛如。

    當時的她小家碧玉,美得不可方物,和我第一次見的時候相差很大,我差點就沒有認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對于這個未來的媳婦我還是很滿意的,宛如那個時候也知道了,仙界并非不能有男女之情,只是人間的人曲解了而已。

    我們就這樣認識了,雖然那個時候的宛如和我都是十六歲左右,但是在仙界我們就是孩童,完全不懂事的小娃娃。

    一起修煉,一起玩耍,我們的感情日漸加深,直到我六千歲的時候,師尊才說我們可以成親了。

    其實在仙界六千歲成親是很早的了,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,因為這些都是師兄和宛如說,而我安靜的聽著。

    有時候也會問一些問題。

    龍坤和龍語跟著我們從那個時候到現在。

    雖然得知了這些事情,但我還是一點記憶都沒有。

    尤其是聽到我們六千歲的時候成親,我更是不理解,因為時間久到我無法想象。

    但是他們說了,仙界的時間和人間還是有些差距的,六千年聽上去很多,其實閉關修煉一次最短的就是百年起始,最長的會有一千多年,所以六千年完全就是小意思。

    而六千歲的我們還是仙界的青年一代。

    這一夜過得不知不覺,我也在他們的講述之中忘記了昨晚上的頭痛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清晨,龍坤走了進來,說道:“小爺小姐,山下有人來了?!?br />
    聞言我微微一楞,看了出去,才發現原來已經是第二天了。

    龍坤見到幽夜的時候,微微詫異了一下,也就沒有在意了,也許在我看來很不可思議的事情,在他們哪里都能輕易接受吧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們出去看看,等會我來說話,你們看著就好,這些年來,乞靈山下的百姓每天都會有人來看我,有的也會送些東西上來,吃的喝的都有?!?br />
    “每隔一天,就會有個少年從山下給我送水上來,早年的時候是他爹,這些年都是他,我得好好的感謝感謝,”幽夜說道。

    聞言我和宛如拉著手跟他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龍語依舊站在院門哪里,這一夜,兩人沒有進去,也沒有打擾我們,盡職盡責的守護,讓我有很大的感觸。

    這份情很重,即便當初是因為龍坤的疏忽害我被偷襲的,但是他們平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,完全可以彌補了。

    現在我記不起在仙界的那些事,等以后想起來,我也不會責怪他。

    沒有他,我也沒有這一次的凡間之旅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倒是應該,不過我卻把自己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這樣的我,是不是已經接受了事實了呢?

    貌似事實也不是不能接受吧,起碼我現在沒有感覺到半點排斥的心思,看來我的適應能力還是很強的。

    走出山洞,果然看到上山的路上來了三個農民,一人拿著蔬菜,一人手中提著一塊新鮮的豬肉。

    現在的人購買糧食和蔬菜都比以前貴,而且家里有異能者的人才有優惠,一些百姓都會自己種菜,舍不得賣,吃肉更是難得,因為什么東西都很稀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有人給幽夜送來肉,我也是好奇,這些農民還真是善心啊。

    “咦,你們是誰?是老仙人的親戚嗎?”一個農民問道。

    他問的是龍語。

    龍語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沒有回答,幽夜走了幾步,面上帶著絲絲的悲傷,說道:“我們是他同姓的族親,老人家生病了,昨天夜里連夜送去了醫院,他讓我們等在這里,說有人來看他,就告訴來人,以后他都不回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生病了嗎?老仙人還好吧!”有人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好,不過你們不用擔心,老人家嘛,早晚都會走這一步的?!?br />
    幽夜的話沒有任何問題,想來這三人應該也會相信才對,但是不然,他們三個中的一人是婦女,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們問道:“他老人家沒說過有親人啊,說,你們是不是陳老幺派來的人,不說清楚,今天不準走,老人家已經很可憐了,你們這些人就沒有一點心嗎?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我倒是愣住了,這些百姓還真是善良啊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誤會了,我們不是陳老幺的人,真的是老人家的親戚呢,不信你看,這是老人家的一直帶著的東西,他怕你們不相信,這東西都留下了,”幽夜拿出一串黑呼呼的念珠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這念珠昨晚我看到過,帶在他手上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后來變成了一個護腕,現在幽夜拿出來,再度變成念珠,想來是希望這三個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劉嫂,我看他們不像壞人,陳老幺多年都沒來過這乞靈山了,上次來被我們趕走,想來是不敢在來的,這些人一看穿著,就不是陳老幺那個敗類能結交的,你不要多想了,既然如此,那我們回去吧,我還要下地干活呢?!?br />
    有人說道,聞言我微微的點頭,嘴上沒說什么,但是心里對他們生出了敬意。

    素不相識的人,都能做到這一步,那陳老幺據說是幽夜的弟子,他怎么能欺師滅祖呢?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篮球胜分差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