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三十七章 偽裝起作用了
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我有一個加點面板有聲小說,要看書在線收聽!
    看到眼前的黑暗通道成功關閉,趙令這才松了口氣,隨著魔性氣息消失,僵直的身體也逐漸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即便是趙令也難免有點后怕,這個血色眼瞳的主人太過恐怖,瞪一眼就讓他受不了,如果真從通道出來,那就是一場大災難了。

    趙令自然聽到通道關閉時傳來的憤怒嘶吼,看樣子自己已經被某個黑暗界域的未知生物記恨上了。

    不過倒沒什么可懼怕的,反正黑暗通道已經消失,那個生物已經與這個世界失去聯系,暫時不用擔心會被找到,以后等它真找過來的時候說不定自己已經能一拳打爆它了。

    但讓趙令想不明白的是,只不過是用一束玫瑰花當祭品,怎么就召喚出一個這么嚇人的恐怖東西出來。

    加上惡魔之手他這會兒已經連續施放四次技能,體內的能量條耗盡,只能等能量恢復后才能繼續施放技能,無法再進行獻祭了。

    不過就算能,‘獻祭’技能他也不敢隨便亂用了,獻上祭品會召喚出未知的存在,雖然正常情況下只會召喚出與祭品等同的召喚之物,但已經證明會有意外出現,萬一再召喚出一個未知的恐怖存在,這個世界會怎么樣不知道,不過趙令特定會完蛋。

    “還以為我運氣爆棚了,結果都是坑爹!

    趙令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原以為運氣不錯,抽出了技能卡和寶物,沒想到還是幾張廢卡。

    偽裝者的迷惑戒指沒有說明書完全不知道該怎么用,喬幫主的音響則需要搭配人物卡喬峰才能使用,至于這個‘獻祭’技能更是嚇人,差點就把自己給祭死了。

    一份香噴噴的臭豆腐,算了,不說也罷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只想抽出一個群傷技能!

    趙令嘴里嘟囔著,躺回床上睡覺去了。

    一夜無夢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趙令起床。

    洗漱完之后并沒有像往常一樣背著書包去學校,而是敲隔壁陳慧穎家的門。

    他要讓陳慧穎代自己請個假,今天沒空去學校,他要去賞金工會注冊獵人。

    門打開,陳慧穎冒出頭來。

    不過還沒等趙令說話,陳慧穎居然一臉警惕地盯著他道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趙令一愣,這丫頭智商又欠費了?

    他下意識認為陳慧穎在和自己開玩笑,不過看著陳慧穎眼中看待陌生人的神色,又有點不太確定。

    “慧穎,誰在敲門?”

    這時張琴從屋內走出來,看到站在門口的趙令,也是一臉狐疑道:“你找誰?”

    趙令立刻明白有問題,就算真是陳慧穎在跟他開玩笑,張琴這個老阿姨肯定沒心思這么做。

    他一頭霧水,難道是那個鏡中人沒死,把陳慧穎母女倆的記憶給修改了?

    “對了!

    不過這時趙令忽然心中一動,低頭望向自己的手掌,其中一根手指上戴著一枚十分普通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是偽裝者的迷惑戒指起作用了?”他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,再不說話我可喊人了!

    見趙令還不說話,張琴把陳慧穎拉在自己身后,神情十分警惕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危險太多,人們的防范意識很強烈,大清早一個陌生人出現在自家門口,張琴沒辦法不緊張。

    看著神情警覺的陳慧穎母女,趙令決定試一下,看到底是不是和自己設想的一樣,他刻意壓低嗓門對張琴道:“您一定就是張姨吧,我是趙令的堂哥,接他去我家住幾天。小令讓我來找一下慧穎,讓她替小令向老師請兩天假!

    “你是那小兔崽子的堂哥?”張琴不由上下打量趙令。

    趙令當即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趙令人呢?他為什么不親自來找我說這事!

    陳慧穎卻并沒有當即相信,一邊說話一邊打算過去敲趙令家的門。

    趙令阻止道:“小令已經出去了,和我爸也就是小令的大伯一起在樓下等我,小令說如果他親自找你的話,你肯定不會幫這個忙,所以才先溜走讓我來說!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陳慧穎又盯著趙令仔細看了看,似乎還是有點不信,說道:“不行,我得下樓看看,讓他當面和我說清楚!

    趙令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,這丫頭咋管得這么寬,連忙道:“你還是別去了,我爸這人很古板,不讓小令早戀,萬一看見你會很麻煩的!

    “我就看他一眼,跟早戀有什么關系?”陳慧穎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去什么去!

    不過還是張琴管用,立刻拉住陳慧穎,道:“你這丫頭要穿著睡衣下樓嗎,老老實實給他請個假就行了,他的大伯還能把他給賣了啊!

    張琴最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就是自家女兒與趙令混在一起,一聽說趙令的大伯也在,更不想讓女兒和他接觸了。

    陳慧穎擔憂道:“媽,要是這人不是趙令的堂哥呢,我只是怕萬一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小令的堂哥!壁w令道。

    他一點也不心虛,雖然前身父母雙亡,但確實有一個幾乎從未聯系過的大伯一家。

    “萬一什么萬一,那個小兔崽子猴精猴精的,你什么時候見他吃過虧,我看就算白樺城的人都死絕了,他也能活蹦亂跳的!

    張琴哪里肯讓,硬生生把陳慧穎給拽回屋,邊走邊嘟囔道:“你這個死丫頭,我都叫你離他遠點偏不聽,等他哪天把你給賣了,說不定你還傻兮兮的給人家數錢呢!

    聽著張琴吐槽自己,趙令只能全程保持假笑男孩式笑容,沒有懟人,誰讓自己現在的身份是自己的堂哥呢。

    直到陳慧穎的家門關上,趙令才收起笑容,轉身回家。

    “這就奇怪了!

    回到家,趙令對著鏡子看,鏡中映出來的人影還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有點不理解,既然還是自己的模樣,陳慧穎母女怎么會辨認不出呢。

    于是趙令又開始仔細回想偽裝者的迷惑戒指卡片介紹。

    “一位不知名偽裝者遺留下來的裝備,戴上后可偽裝佩戴者的真實身份。(氣血值1000以下的生物會受到迷惑效果影響)”

    趙令推敲一番,心里終于隱約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這枚迷惑戒指的作用并不是改變佩戴者自身的樣子,而是影響旁人的感官,雖然他還是原本的模樣,沒有任何變化,但在氣血值1000以下的人眼中看到的卻是偽裝后的樣子。

    趙令昨晚戴上戒指時就已經在腦海中想象出偽裝的外貌,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。

    所以他剛才去敲陳慧穎家門時,陳慧穎母女二人看到的就是偽裝后的模樣,陳慧穎一臉陌生的看著他一點都不奇怪,因為陳慧穎并不認識偽裝后的趙令。

    『如果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篮球胜分差什么意思